三衢道中

不负你身披霞光

《楚留香》暗香分析+玩法攻略

如有错误请及时指出并批评,谢谢!

  说实话玩好暗香是真不容易。游戏五大职业中暗香的操作难度第一名副其实,会玩和不会玩的差距就非常大。
  虽然说暗香其实正如官方所说单攻群攻都比较占优势,还拥有全门派最强爆发。但是暗香拥有全门派最脆的皮,输出环境还苛刻,技能CD也略微尴尬。所以要将技能搭配好,并用加点、装备、秘籍等弥补暗香本身设定的缺陷才能拥有玩好暗香的基础。
  首先说说我认为最重要的加点。有许多人都在推荐三劲一敏的加法,包括很多人也被游戏里的方案加点给骗了。类似这种加法的完全就是在打输出。但暗香缺控制,如果你一时出现了技能的失误,那被对方抓住机会就是一顿吊打,再加上本身皮脆,很可能还没有解控就GG了。所以我建议不要过多加敏,虽然吊着命中,但敏的收益太低了。还有就是一定加体,加体收益是很高的,而且如果没有一点抗击力,你再高的爆发也打不出来的。再加上本身技能CD长的问题,你不加体打哪个职业都很困难。PVP时能一套技能打死对方还好,一套打不死再等就撑不到下一套了,甚至都能出现你打完技能后别人空血把满血的你反杀的情况。
  除去加点,暗香的双隐也很关键,可以说两个隐身的释放时机决定了你是否是一个优秀的刺客。先说一下小隐身,飞星逐月。这是一个隐身放出个自爆替身的技能,但是释放会后跳,隐身就3秒,替身碰到对方就会爆掉,是个挺看释放时机的技能。你可以把它拿来做先手技能,迷惑敌人,当对方把攻击交到你的分身身上时,你就成功了,直接突进上去爆发,怎么暴力怎么来。第二种用法是在对战时等主要技能CD,你除了被动挨打没有其他办法去避免对方的输出连招时,果断地打跑图流,猥琐跑路。这个技能就有了很大的用处,等CD好了又是一条好汉。还有就是尽量不要拿它来当解控技能用,百分之八十你要被打断,被打断后就很容易乱了节奏。
  然后就是5秒隐身,也几乎是暗香最重要的一个技能了。这个技能用法非常多,就简单例举几个我用着比较舒服的。第一种隐身爆发流,隐身后绕到敌人身后,轻功技,突进技,输出技一顿乱揍,这是最简单也是最暴力的方式,动作一定要快。而这种方法也不是完美的,同门可以破解,但是你的意识一定要足够高,在第一时间内反应过来对方的动机并开小隐身,让对方攻击替身,等把他招打完了再暴力输出。第二种用法就是作为解控技能,被控制时使用,但是要注意隐身是可以被打断的,因为释放时有个前摇动作,所以一定要看准时机。而第三种用法就是等CD时隐身跑图了。
  在技能方面,暗香很多技能都会对无真气目标造成更多的伤害,所以在你准备爆发前,一定要把对面真气打空,不然也就不叫爆发了,建议打真气时用用昙花五现技能,在你的敌人想跑时,这个技能会让你一直粘着他,而且拿来打伤害也很可观。
  如影随行,眩晕突进技能,1秒眩晕 后摇0.5秒,还是比较尴尬的。用法较多,主要是追人,其次就是打断敌方技能,这个要看意识和操作,但是你掌握住就会很有用。
  再看三分明月。这个技能是对攻时最主要的压制手段之一。技能分三段,发现可以点三次的时候我自己都惊了。注意一定将对方真气打空后再使用,伤害更可观。最后一段时还会有个假控制效果,可以方便你衔接之后的招式,后面再接一下星飞云散来补伤害,非常骚气。
  而玉碎香残是暗香除轻功技能外,伤害最高的技能,群架和下本时这个技能很有用,因为是暗香为数不多的群体攻击技能。而单挑到了需要和近战门派硬肛时这个技能作用就很明显了,总之这个技能,打不到人我们不说,只要打到人了,他能疼一年。
  再看暗香的轻功技能,暗香疏影。这绝对是暗香最重要也是最强的技能了。第一种用法就是先手出击,开局一瞬就起跳,一般一套技能会把对方真气打空,然后怎么暴力怎么来,一套打不死等CD就隐身再来,不会应对你这一套的基本就凉了。第二种就是它有压制效果。像碰到武当这样跳在空中不停甩眩晕的,直接跳上去把对方打下来。但是如果说你遇到了高手,把你的轻功打断了,就最好把对方真气打空后再用,或者是在等CD时隐身时间到了也可以使用。
  装备方面我建议普通副本蓝色即可,有条件的可以做战场套,战场套可以先做一套用,但是别急着升级,如果属性接近满的或者是满的再升级。但是属性太低就继续做出同位置的装备,反正不花钱只花点时间。如果是卡69.89的话中R玩家可以选择入手金装,但是升上去的玩家我建议就不要因为好看牛逼一味的去做啦。
  再者就是秘籍,我个人比较推荐无相、先天和坚毅。暗香的几个核心技能CD都较长,在PK时候可能就差那两三秒解控没好被杀。再看无相技能调息时间减少10%,还加气血值,所以我力推无相。
  然后就是洗练,洗练我推荐暴击,毒穿。想升修为的首选抗性。我个人建议抗性宝石大部分选择风抗和元抗。洗第一条是用初级翠石,洗第二条用中级翠石,洗第三条用高级翠石;如果还是不理想就可以用来回继承法刷。
  暗香其实单体输出在打BOSS时也是很凶残的,而且暗香云梦配合简直骚操作。但也不要给奶妈太大压力,注意躲避技能。

精灵

精灵
遥想第二
  当夏变得温情,日暮西山后,白日欢腾的夏安静了下来。她多么迷人啊——夏夜。天空像洗过的绀色缎子,那是世界上最深邃最奇妙的布料。繁星与明灯互相映衬,心旷神怡。光明而轮廓清新的一弯新月把坝上的花草镀上了一层水银,也镀上了一层神秘。在这淡雅的光辉下,一切都那么幽静,那么安详……而在那不为人知的隐蔽世界,又是否化为那小小的,神奇的生物们的一方极乐净土呢?
  问起,何物哉?你是否听说过,在你小的时候,两只小童为你讲故事,长大后却会消失的传说。你是否看到过,春日花丛中,蝶儿缠缠绵绵的美丽爱情见证。所谓的「小童」「蝴蝶」呐!你以为他们是谁?精灵如此罢!
  他们无处不在。嬉戏在乡间田垄,尽享野趣。拨弄花草落叶,亲近草木丛林。窗外的风,天边的云,空中掠过一只鸟儿,也许就有他们的身影。他们不是仙子和妖精,也不似哥布林一样。他们大概是小巧的,精致的,奇妙的……又有谁会知道呢?
  还是吧一切交付给时间、幻想和梦境罢……

2017.10.30

姑娘


即感第一
  生于北方,我纵然是爱家乡的。可固然也倾慕过南方,打旧时说,每每提起,脑中便全回荡着是半溪流水绿,秦岭浮云横的样子。似仙的地方,栖与中国西南之地。这样一个可爱的地儿,那的人儿呢?南方的姑娘。
  我不止一次地感慨过:姑娘自然是极好的。这婀娜的,清秀的,孤傲的,多姿的,多变的,神奇的人儿呐!南方更是个仙境,于是,两者碰撞。
  我更是无数次瞠目结舌于她们了,想象一下吧!看那窈窕淑女,端坐于镜前,挽起长发细细打理,她的颧骨多半是高的,眉眼中好似藏着星辰,笑盈满眼眶,仿佛要溢出来了,溢出那明亮的眸子,顺着梅雨时节的连绵烟雨,飞出窗棂,顺着庭中的奇树,飞到她的好郎君心中。再感罢!看那忧郁女子,懒抚七弦绿绮,合眸小憩片刻,再睁眼,泪入嗓眼,晕花了胭脂。再看那顽皮闺秀,豆蔻年华,秀丽多姿,却是怕生十分。家严友客来访,忙羞走,露浓花瘦,薄汗轻衣透。却倚门回首,把青梅嗅。
  这已是让人如火似的着迷。先生,请再想想吧,这么标致的南方姑娘,开了口,甜腻软糯的嗓音从那小巧的嘴儿里飞出,带着点,南方特有的,含糊而不怎么清晰的方言口音,比京戏腔都动听几分,只要开口,我大抵总是会笑的。若是这金口吐出些许轻薄的话语,我也会想再听她多说上几句吧,我是极喜爱这腔调的。令我感慨的倒还不止如此。若这可爱的姑娘到了北方,将会是多么讨人喜,若我的南方姑娘到了北方,寒风冻得她双手,鼻尖通红,我一定极不忍心的,忙去暖她的手,将她裹得严严实实。但我也一定会带她到北方来,让她看她从未见过的,北国的雪。我会在一旁用最温柔的目光默默凝视着她,耽于自己的世界里。
  而四川的姑娘,生的可爱,却是极爱吃辣的;上海的姑娘,是明珠的宠儿,却要来到北方打拼。她们的习惯,思想,是神奇的,多变的。但却是我爱着的。
  南方姑娘,真是说也说不完。而所有姑娘,就应该捧在手心里,不是吗?

2017.10.25

【忘羡】百字令

仍然渣文笔


醉否
天子笑
暗藏静室
问灵十三载
唯等那一人归
心悦君兮君不知
名为同道实则殊途
再叹罢婴已物是人非
尚幸于献舍还魂魂兮归
骑驴之人执笛阻鬼将
奏忘羡一曲长悠悠
凭此曲而识故人
如今作罢五誓
乃敢与君绝
执子之手
避尘去
天天

【伞修】百字令

仍然渣文笔
以下↓


长眠
秋已逝
唯叶独行
回忆当年梦
你我都还少年
但悔祝你永十八
荣耀竞技场洒热血
你有生之年能否超越
笑答少年你不要太猖狂
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
不曾想你英年早逝
天人永隔居南山
十年荣耀思君
一个人不回
一人不忘
苏沐秋
勿忘

叶修:黄少天生日快乐啊,兴欣发来贺电。十七了啊对对对你还是没成年。哥给你亲手画了两张生贺图
感动吧。哎哎哎你别打我啊你看p1那张长满秋葵的树多好。不闹了不闹了p2是真生贺,总之,还是生日快乐啊。

夜雨声烦,剑定天下
黄少天生日快乐!指绘生贺图,软件仍然是infinite painter
对对对我就是买不起板子/理直气壮

#全职高手##伞修伞##叶修视角#
时间线第十赛季叶修退役后
真.OOC
文渣勿喷↓


哥又来看你了,你还好吗,沐秋?

刚刚功成身退了
看看,哥又得了个冠军
如果你还活着,今年也不小了
只可惜到了你的本命年也没有安太岁的必要了……

剥开你墓顶上堆积的落叶和灰尘,拔除你墓旁稀疏的几株杂草,再压上几张五颜六色的墓纸,你的坟墓就算清扫完毕,不然还能如何呢?

一个人,一只鬼,一座坟。
我想起李白《月下独酌》的诗句:“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。”
看似热闹,但终究也只是孤独的一个人而已
沐秋,你孤独吗?
沐秋,你会冷吗?

一切的一切,关于你的事,哥都记得。
如果你还活着
本应该站在荣耀的最巅峰
和我一起。
可你却让我和沐橙看着你出殡
沐橙的哭声,你听见了吗?
苏沐秋你个大骗子……
我舍不得
你又怎么舍得死……

我想起宋人高菊卿那首名《清明》的七律:
南北山头多墓田,清明祭扫各纷然
纸灰飞作白蝴蝶,泪血染成红杜鹃
日落狐狸眠冢上,夜归儿女笑灯前
人生有酒须当醉,一滴何曾到九泉

连一滴美酒都无法让你品尝,那么我滴给你的眼泪,想必也无法收到吧……

其实你收不到也好,因为我情愿你早已转世投胎。
只是你千万要睁大眼睛,找一个家境好一点的人家,生在一个富裕点的地方,才不至于让你这辈子的悲剧重演。

也许令我最感到悲哀的,不是悲哀的记忆一直抹不去,而是在我想你的时候,竟已经丝毫没有悲哀的感觉。
没想到逝去的,不只是时光。

我也该走了,还得继续在红尘里打滚
我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
真的要走了,明年再来看你
只是我不知道
明年
是否还能梦见你,我,沐橙我们三人在一起的那段最美好的时光

痴人说梦。